斷供風險不容忽視,中國油氣合作新思路

“從“紙老虎”到“真老虎”,中國油氣斷供風險不容忽視”

 

近年來,中國原油對外依存度持續攀高。2018年,據《中國油氣產業分析與展望報告(2018-2019)》發布數據,中國油氣對外依存度達到69.8%,全年原油凈進口量高達4.6億噸。繼成為世界最大原油進口國,中國又超過日本成為世界最大天然氣進口國。

 

與此同時,國際地緣政治動蕩持續深化,中國能源安全面臨的外部局勢風險也從不確定、不可知的“黑天鵝”變為可確定、可感知的“灰犀牛”,中國油氣斷供的風險不容忽視。

 

“從貿易摩擦到地區沖突,中國油氣供應面臨兩大外部風險”

 

一是中美貿易摩擦升級風險。中美兩國作為占全球經濟總量37%和能源消費40%的全球性大國,兩國貿易摩擦影響世界經濟走勢和全球能源流向。隨著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的深入,現任總統特朗普可能以中美貿易摩擦升級為競選籌碼。屆時不僅是中國原油供應受到威脅,中國在全球范圍內的經濟、技術合作均可受美國影響被迫推遲或中止。

 

二是產油國委內瑞拉和伊朗局勢變動風險。委內瑞拉和伊朗分別是中國在南美和中東的重要油源地。2019年上半年,委內瑞拉原油產量大幅下滑,受年初美國制裁及國內大規模斷電影響,其原油產量自2018年的140萬桶/日下滑至2019年5月的73.5萬桶/日。據IHS預測,2020年委內瑞拉原油產量將下降至不足40萬桶/日;中國是伊朗原油的主要買家,預計2019年伊朗原油出口量將下降至40萬~60萬桶/日,其中30萬~40萬桶/日供至中國煉廠。伊朗局勢加速破裂不僅加劇中東地區局勢動蕩,也將威脅中國的原油供應安全。

 

“從好鄰居到好兄弟,中國原油供應的新思路”

 

時值習近平主席訪問中亞并出席上合組織峰會和亞信峰會,習主席高度評價了中國與中亞關系,稱之為“四好”,即“好鄰居、好朋友、好伙伴、好兄弟”。

 

這標志著雙邊關系達到歷史的新高度。中亞作為中國“一帶一路”戰略的首倡地,此次以國家元首外交為引領,以“一帶一路”戰略為依托,中國與中亞國家合作將駛入快車道,雙邊能源合作內涵也將進一步擴展和深化。

 

面臨日益嚴峻的國際形勢和短期斷供風險,中國與中亞國家及俄羅斯關系的深化為拓寬我國原油供應渠道提供了新的思路和出路。

 

“抓投資機遇,打造中國油氣合作的環里海大經濟圈”

 

中亞地處世界油氣富集的環里海地區,環里海沿線國家主要有俄羅斯、阿塞拜疆、哈薩克斯坦、土庫曼斯坦和伊朗。據EIA統計,里海地區擁有的石油儲量約為480億噸,天然氣儲量約為292萬億立方英尺(8.26萬億立方米),其中75%的原油和67%的天然氣儲量位于里海沿線100英里(160公里)范圍內。

 

環里海地區資源豐富,五個沿線國家各具優勢,哈薩克斯坦以生產原油為主、土庫曼斯坦以天然氣為主,俄羅斯主要是國家牽頭的大油氣田項目,阿塞拜疆是公司層面的小項目,伊朗獨處中東地區,扼守霍爾木茲海峽這一航運通道。若將里海地區資源能夠較好地整合形成規模優勢,各具特色的各方將能擦出不一樣的火花。

 

2019年里海地區國際直接投資(FID)機遇初顯,該地區油氣產量將增加至620萬桶油當量,大型項目投資將接近迄今為止的歷史峰值,其中哈薩克斯坦的田吉茲雪弗龍公司主導的價值約370億美元擴張計劃,成為該地區最大的投資擴張計劃。

 

此外,哈薩克斯坦油氣私有化進程加速將帶來廣泛的合作機遇。2018年11月,哈國主權財富基金Samruk-Kazyna于倫敦和阿斯塔納高調上市,收購了世界上最大的鈾生產商Kazatomprom的15%股權。哈國國家航空公司(Air Astana)和國家電信公司(Kazakhtelecom)均已經上市,哈國家石油公司打算在2019年底做好IPO準備,屆時將成為于沙特阿美規模相當的、中亞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公開募股,根據Wood Mackenzie預測,2020年哈國家石油公司(KMG)將出售20%~25%的股權。

 

與此同時,烏茲別克、土庫曼和阿塞拜疆油氣投資計劃也正在醞釀,目前BP、殼牌和挪威國家石油公司已經著手準備,預計未來幾年該地區將出現新的繁榮前景。

 

“以中亞管道為龍頭,促油氣金融、貿易、服務落地開花”

 

中亞天然氣管線始于土庫曼斯坦,途經哈薩克斯坦、烏茲別克斯坦將天然氣輸送到中國。

 

目前,中亞天然氣管線主要包括A、B、C三條線路,該管線全長約2000公里,是世界上最大的管道項目之一,產能約為每年550億立方米。中亞天然氣D線增加吉爾吉斯和塔吉克斯坦兩國過境國,其中塔吉克斯坦段約60%管道穿越高烈度地震山區,施工難度大,預計2022年投入使用。根據Wood Mackenzie預測,一旦該管線建成,中亞天然氣產能每年將高達950億立方米。

 

此外,該地區還有中哈原油管線、中俄原油管線。盡管油氣管線過境國政策存在一定的協同困境,給中國天然氣進口增加了相應地成本,但隨著中國與中亞“共商、共享、共建”的“一帶一路”油路建設的有序推進,將帶動沿線國家油氣金融、油氣貿易和油氣服務的落地開花,給沿線國家帶來經濟社會全方面的福祉,中亞天然氣管線的互利共贏也將受到沿線資源國的廣泛歡迎。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x
用微信掃描二維碼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來源:石油商報)

京公網安備 11010602006044號

上海时时彩直播